新加坡业内人士与学者:客工住宿需改善政策料收紧 疫情影响深远我国建筑业须加速转型

日期: 四月 28, 2020 目录: 媒体报道 新闻资讯

       据《联合早报》4月27日报道:受访建筑商和学者认同疫情结束后,建筑业必须加强提高生产力举措,以应对建筑业长远发展。但他们也吁请政府采取循序渐进方法,而非大刀阔斧收紧外籍员工政策,令已陷入困境的建筑商雪上加霜。

          阻断措施延长一个月,客工确诊人数不断上升,加上大部分工程项目停工,令新加坡建筑业者面对严峻挑战。

         然而,更让建筑业者担心的是,即便冠状病毒疾病疫情结束后,它对建筑业仍会带来深远影响,包括为客工提供更好居住环境而导致成本增加,以及新加坡政府可能进一步收紧外籍员工政策,迫使建筑业加速转型。

        受访建筑商和学者认同疫情结束后,建筑业必须加强提高生产力举措,以应对建筑业长远发展。但他们也吁请政府采取循序渐进方法,而非大刀阔斧收紧外籍员工政策,令已陷入困境的建筑商雪上加霜。

        新加坡翔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老板颜毓莹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我们了解政府要建筑商减少对客工依赖的用意,老实说,这些年来许多建筑商已积极采纳科技,提高生产力和项目质量。可是,这些改变绝非一朝一夕就能成的。特别是现在冠病疫情给建筑业带来巨大冲击,我们更需要时间慢慢复苏和转型。”  

        自冠病疫情蔓延以来,新加坡建筑业不断面对挑战,从2月份大批中国客工因疫情无法入境、3月份马国行动限制令造成建筑材料供应短缺,到本月初新加坡实施阻断措施以及客工宿舍冠病疫情暴发,建筑业者的运营和资金成本问题日益加剧。

        上周二(4月21日),新加坡政府宣布阻断措施延长一个月至6月1日。此外,由于客工感染冠病人数不断增加,自上周一起,所有建筑业工作准证(work permit)和S准证(S Pass)持有者需遵守为期两周的居家通知令,约18万人受影响。这些措施无疑加重建筑商的负担。

         建筑业占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至5%,去年同比增长2.8%,是2016年以来首次出现增长,但它今年第一季萎缩4.3%,主要因私人领域的建筑活动减少所致。

       第二季建筑业料萎缩15

        新加坡建设局(BCA)今年初预测,公共领域建设中期推动需求,建筑业今年料能保持强劲,全年建筑合同总值有望达到280亿元至330亿元。

        随着大多建筑业活动在这两个月暂停,大华银行经济师颜圣充认为,建筑业下来面临巨大下行压力,预计第二季建筑业同比萎缩15%,全年预测也从之前的增长0.7%,转为萎缩6%。

        他说:“阻断措施延长意味着建筑公司减少一个月收入以及项目延期多一个月。而且,一些条例收紧和阻断措施在6月1日后也可能只是逐步放宽,这意味下半年建筑业不会全速启动。”

        新加坡华侨银行经济师林秀心也对建筑业今年前景持悲观看法,预计第二季会出现显著双位数萎缩,并可能延续至全年,直到今年底或明年初才会逐步复苏。

       冠病疫情中连续遭受重创

       她说:“不幸的是,建筑业将在冠病疫情中连续遭受重创,从阻断措施、客工宿舍的感染病例和隔离人数增加,到商业和消费者信心走软,私人领域房地产建筑活动减少,对建筑业都带来巨大冲击。”

       由于现有项目工程延期,下来建筑需求疲弱,盛裕集团(Surbana Jurong)董事经理(造价管理)何江武表示,建筑商应采取审慎的成本控制举措,侧重在下来两年维持稳定现金流。

       对国大设计与环境学院建设系副教授王辉本来说,建筑业挑战不仅在于当下,更在于未来一年,特别是这次疫情影响了客工供应,建筑业必须为复苏做好准备。

      他说:“政府在冠病疫情前已明确表明,建筑业不能过于依赖客工,相信疫情后它们会继续 为建筑业提供改善运作和提高生产力的资金援助。”

       不过,他也表示,新加坡建筑业界需要时间来适应这个转变,此外,单靠科技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建筑业仍需有技术娴熟人才与科技结合,才能克服多个月来工程延误所带来重重挑战。

       新加坡建筑业曾经历超过20%的强劲增长,但自2010年新加坡政府大幅收紧外籍员工政策,建筑业增长放缓,并面对成本上涨和人力短缺等挑战。这个行业过度依赖客工以及生产力较低,也一直是各界关注的焦点。

       新加坡建设局说,政府将竭尽所能帮助建筑业者渡过眼前难关,包括豁免4月、5月份的外籍劳工税和给予750元客工税回扣、让建筑商有半年缓冲期履行建筑与供应合约,以及一次过预先支付公共领域工程项目等。

       长期而言,该局也推出多个援助计划,协助建筑业利用科技提升生产力,加快转型步伐。

       不少受访建筑商表示,公司虽积极采纳科技来降低对人力的依赖,但建筑业问题根深蒂固,并非短期能解决的。特别是疫情后建筑业预计走向低迷,政府应考虑给予更多援助,而不是带来更多调整阵痛。

       ISOTeam总裁许统发说:“在冠病暴发前,公司已计划开发无需亲临工地而能监督和管理项目进度的应用程序或设备,以提高效率并减少人力依赖。我们现在也打算利用政府拨款和补贴,加快这个应用程序及其他领域开发工作,同时提高员工技能和培训。”

       新加坡Lih Ming建筑公司董事陈明伟希望政府除了放缓外籍员工政策调控,也稍微放宽建筑安全和监管条例。

        他说:“不是我们不要增长或改善,但一些政策的确带给我们很多挑战,令我们处处受限。”

        新加坡强枫控股(Keong Hong)总裁梁定平指出,建筑业本身就是个人力密集的行业,不是什么都可以机械化或用科技来解决的。

       他说:“相比过去,现在建筑业在机械化和自动化方面已改善很多。事实上,我们作为一个小国,建筑项目却很多,从地铁网络、樟宜机场项目到私宅项目,一年到头大大小小项目源源不绝。在粥多僧少的情况下,我们不得不依赖客工。”

       若大幅减少依赖客工         新加坡发展或放慢10至20

       他还提醒说,如果新加坡政府在疫情后迅速收紧客工措施,好不容易复苏的建筑业,将回返2016年连续三年萎缩状态。

       总的来说,建筑商认为,新加坡政府终究要在经济发展和依赖客工之间取得平衡点。颜毓莹就说:“除非你愿意让国家建设发展步伐放慢10至20年,否则现在要大幅减少客工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我们付得起国家发展放慢的代价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