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中国商会会长胡进胜先生访谈

日期: 五月 7, 2020 目录: 共同抗疫 栏目专访

新加坡中国商会会长胡进胜先生:

           并肩抗疫,从危机中找寻商机

           当前,疫情传播给新加坡社会和广大企业带来了重大影响,社会各界普遍关注在新企业的生存和命运。“共同抗疫”栏目组本期邀请到了新加坡中国商会会长胡进胜先生,胡进胜在接受栏目专访中详细介绍了新加坡中国商会为抗击疫情所做的努力,并分析了他眼中的新加坡经济形势,鼓励广大在新加坡的企业学会从危机中找寻新的商机,走好“疫情后”时期的发展之路。

           胡进胜先生是华社知名企业家、社会活动家及多家新加坡社会团体领袖,自己的企业安益有限公司是新加坡上市企业,胡进胜会长担任主席暨董事长。其企业在30多年前进驻中国市场,并在十年前的经济危机中成功将业务从传统的五金制造拓展到能源环保市场,目前在中国有8个工业污水处理厂及规模不等的农村污水处理项目近5000个。

(一)新加坡中国商会在业界内具有较好的知名度,请您介绍一下新加坡中国商会的总体情况,让公众更多地了解新加坡中国商会。

胡进胜:新加坡中国商会成立于1970年,早期的名字是“新加坡中国商品进出口商会”,新中建交后,商会在1993年正式更名为“新加坡中国商会”(以下简称“商会”),商会会员均系新加坡企业,我们对会员的要求是必须有中国业务,或有意与中国经商贸易文化交流的企业才能够成为我们的会员。

           50年来,除了与中国保持传统商品贸易往来的商家以外,伴随着新中两国关系的日益加强,经贸关系不断的深化发展,越来越多企业扩大与中国企业的合作,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也让很多中国企业落地新加坡,把新加坡中国商会作为海外的家,加入商会这个企业家的大家庭。

           商会在五十年的发展历程中,与新中两国政府部门、工商团体建立了密切的联系。经常接待大量来访的中国各级政府代表团、工商考察团、投资洽谈团、各级政府长短期培训班,组织参加展览会、招商会,组织新加坡企业去中国实地考察等。在本土还举办各类研讨会、座谈会以及培训班,为企业会员提供交流与提升思维的活动。新加坡中国商会运用各种灵活的形式为会员企业创造拓展事业发展的机会,特别是当会员企业在新中经贸活动中遇到涉及面较广的难题时,商会出面协商、谈判,探讨解决问题的办法,为会员们争取应有的利益,发挥着积极作用。

(二)疫情期间,商会做了哪些防疫工作,在帮扶企业方面推出了哪些举措?

胡进胜:由于商会与中国的接触比较密切,在疫情还没有蔓延到新加坡的时候我们已经了解到疫情的严重性,2月初我们就开始呼吁企业轮流值班的措施,当时由于受农历新年假期影响,中国国内的医疗物资在大疫情期间调动不便导致各个前线医院医疗物资缺乏,当时商会筹集了2280个民用N95口罩,通过北京红十字会定向捐赠给北京医院,但当时的物流和通关手续都不熟悉,整批物资得到了顺丰速运的大力协助,才让这批口罩在最快的时间内送抵北京医院。能够在这场大疫情中为医疗人员提供后勤支援,是让我很欣慰的一件事情。当疫情蔓延到新加坡,我们的政府也在募集医疗物资的时候,商会的理事及会员都发动起来,集思广益,为新加坡筹集医疗物资尽己绵薄之力。在医疗口罩急缺的时候,商会会员企业提供了一万个一次性医疗口罩,由商会采购捐赠给新加坡卫生部,同时募集了三万元现金一并捐赠给新加坡卫生部。作为商会会长,我感谢我们的企业的互相扶持,这种双向互助的感情令人难忘。

           另外,新加坡颁布阻断措施以来,很多企业的运作能力大概只有10%至20%,所有非必要产业和服务都要停止,居家办公成为这两个月的工作模式。很多企业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不知所措,商会的法律顾问谢锦发大律师在此期间向商会会员提供了线上座谈会,协助因阻断措施而引发的法律诉讼、债务问题,或者因疫情而无法履行合同如何处理等等。线上视频座谈会给予了企业详细的解答和帮扶措施。这种帮助细致到什么程度呢?我举个例子,商会的会员公司有很多是上市公司,疫情期间有很多公司要举办股东大会,那么该如何处理?以什么形式来处理?这些都要征询律师事务所专业律师的意见和建议方案才能解决好。而我们恰恰发挥了这一作用,商会的法律顾问立杰律师事务所RAJAH & TANN Singapore LLP发动了所有专业律师,为企业会员提供法律支援服务,让很多企业深受感动。

(三)为降低疫情影响,新加坡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扶持企业的政策。这些政策可以为中资企业提供哪些支持?

胡进胜:事实上,在新加坡宣布阻断政策及疫情期间经济扶助举措之前,商会已经将很多会员企业反映的情况和困难,甚至包括投诉,都进行了详细的搜集整理,一一反映给了新加坡政府,比如租金减免、劳工税减免等等,其背后都有商会的努力。新加坡政府也正是听取了各大商会、行业组织的建言献策,才做出了客观科学的研判,和切中要点的政策出台。目前这些经济减免政策正在企业中发挥出积极的作用。在这过程中,我们能够深切感受到,新加坡政府是非常了解企业的困境的,政府从未间断努力地付出。而我们也常与企业交流,作为企业家们,不能仅仅看到政府的补助,补助只是额外的,企业应该怎么样改变自己日后的经营方式,重振经济,接下来要走的路才重要。

(四)您如何看待当前新加坡经济形势?企业如何在疫情中更好生存和发展?

胡进胜:这次疫情可以说对新加坡整体经济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机场服务停顿,酒店、旅游、餐饮业、建筑业等众多行业都停摆,这对商会的会员企业肯定造成了相当大的影响。很多会员企业负责人跟商会处于紧密联络之中,一起研寻解决办法,探讨疫情后,如何恢复生产。

    我个人认为会员企业基本要分“两步走”。首先肯定是开源节流,降低运营成本,度过当下疫情难关;其次是在“疫情后”时期研究通过转型升级,从危机中寻找商机,实现新的发展。很多企业在这次疫情后都要对转型做一个深度思考,疫情的后续影响不仅仅是一两个月,它对各个行业的影响都是深远的。新中企业都要“加把力气”,思考如何重新走上创新的道路。我举个例子,中国在高科技技术方面的发展非常迅速,很多中国的高科技研发和产品已经让世界其他各国惊讶,甚至有些“担心”中国的科技产品,认为中国产品竞争力太强,进而削弱了他国国内的科技产品竞争能力。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构想这样一种市场的存在:中国科技企业可以与新加坡企业合作,利用新加坡这一透明度很高的市场平台“出海”产品,并利用这一平台,走向更高层次的国际化。可以说,现在这一时期,就是科技企业重组的一个好时机。新加坡是中资企业发展海外市场的一个很好的跳板和平台,我相信这在众多的政府合作项目和企业合作、融资并购中已被证实。

(五)针对疫情对国际产业链的深层次影响,您认为在国际和区域合作层面,作为本土企业的商会带领会员应该如何应对?

胡进胜:我们不能否认,任何危机当中都会蕴藏着新的商机,我们一直鼓励企业,不要因为疫情而打“退堂鼓”,更不要心灰意冷,往后的生活怎么办?生意如何做?大家正应该利用这段时间更多更清醒地思考今后的发展,包括今后网上贸易采购是不是可以持续做下去?前一段时间,新加坡客工宿舍发生了生活日用品短缺的问题,我们商会的会员企业马上联系了中国广交会平台的供货商,立即找准货源,发货到新加坡,迅速解决问题。中国的广交会在多年以前就以网上交易的形式进行了,这次疫情突显了网络采购会成为是未来生活和商业的趋势之一,我们的企业都可以在这方面有所思索和作为。商会也会一如既往地,对有志同道合的企业牵线搭桥,搭建信息共享的平台,帮助企业开发新的转型、发奋图强,努力挖掘新的商机。我相信疫情过后,会有很多企业愿意尝试更多地了解新加坡,加入我们的平台。

(六)对于疫情后经济发展前景,您有着怎样的建议和期待?

胡进胜:新加坡和中国素来人缘相近,地缘相亲,两国政府长期以来在各个领域都有较为出色的合作。作为商会,我们非常期待在疫情过后,两国政府出台新的经济恢复政策,新中两国政府跨国合作,相互配合,加大合作力度,扩大合作领域,我认为不仅仅是传统商贸往来,尤其在中医药研发合作、网络技术开发等方面,以更大的努力来实现合作,让两国企业和人民都可以从中受益。商会每年都会组织企业去中国考察,受疫情影响,2020年的全部活动均已取消。但在疫情过后,我们会计划对科技技术领域做重点项目考察,也会跟新加坡政府及保险公司推动中医中药在新加坡的发展,目前在商会会员企业中,高新技术及中医中药企业占到了总会员数量的15-20%。

(“共同抗疫”栏目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