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松赵晨先生访谈

日期: 五月 18, 2020 目录: 共同抗疫 栏目专访

“共同抗疫”栏目访谈

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新加坡分公司CEO赵晨:

      认真研判后疫情市场 “四链合一”共享智能时代    

      新加坡作为高新科技企业的亚洲“出海重地”,在世界科技市场占有一席之位并一直备受瞩目。后疫情时期来临,在新投资的广大高新科技企业将如何以新的视角、新的作为面对变迁之后的新市场?这无疑是当前众多面临复工复产的高新企业正在思索的命题。“共同抗疫”栏目本期特别邀请到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新加坡分公司CEO赵晨先生。二十年来从事并见证世界顶尖智能制造产业链起伏的赵晨,在接受专访中对新中两国高新技术市场进行了分析,对整体后疫情时期市场环境进行研判,并坦言惟有建立创新链、产业链、金融链、人才链“四链合一”的生态体系,方能在共享智能时代获得新的竞争力。

1589717110(1)

疫情前新松为LAZADA菲律宾提供的高速交叉带分拣系统

(一)您如何看待疫情之下高新科技领域尤其是机器人及智能制造行业的现状?

赵晨:纵观全局,此次疫情的发展尽管给众多高新企业生产研发等带来了暂时的困难,但或许会给机器人行业也带来了跨越式发展的契机。我们分析认为,疫情之后,工业机器人将迎来新的机遇期。近些年来,不难看到,传统制造业数字化正在提速,此次疫情将成为一次新的“催化剂”,智慧工厂、数字化工厂等都将成为制造业的一个“必选项”,加速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带来制造模式的改变。在再次面对类似新冠肺炎疫情之时,智能车间不受影响,可以照常生产。

      新松认为疫情有可能会使中国制造业往前迈出一大步。随着国家新基建的提出,也将给中国经济发展带来新的增长点,对于机器人行业来说也将迎来新的发展期。

      当然,作为以国家重大需求和百姓生活福祉为创新主战场的民族企业,新松深知“健康中国”不仅引领着医疗服务产业的发展方向,更是全民健康愿景的升腾。我们将矢志不移,全面发力,将更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成果融入医疗健康领域,做好针对性、前瞻性、储备性技术的研发工作,加速推进这项“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享有”的国家事业、全民事业。为此,新松也将在消费类机器人、医疗类特种机器人、检测类机器人等,包括智慧医院、垃圾处理等城市智能系统方面继续发力。

52164e9512748756e904fec20d3a7d0

新松为PSA提供AGV,在与欧洲品牌的竞争中胜出,目前位列世界前茅。

(二)各界都非常关注机器人与智能制造这一“既熟悉又陌生”的领域,在您看来,2020年后疫情时期新中两国智能制造的发展态势如何?

赵晨:随着科技的发展与经济全球化的进程加快,机器人与智能制造的发展成为各国发展的重要战略,其不仅成为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手段,也是工业现代化进程的重要标志。机器人产业成为新经济发展的强劲动力,中国自2013年以来一直是全球最大的机器人消费市场,得到国内外各界企业的高度青睐。不仅国际机器人厂商加速在中国进行产业布局,跨界公司也陆续涉足机器人与智能制造行业,市场竞争加剧。

      根据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统计,仅在中国,2019年机器人应用行业较2018年拓展了10个新行业,包括农副食品加工业,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医药制造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工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金属制品业,橡胶和塑料制品业等领域。

      整体来看,机器人迭代更新的速度在加快但成本在缓慢下降,长期来看机器人产业仍会保持持续向好的趋势。数字化时代带来的大变革,使机器人产业不再依照过去线性的发展历程,将是面临阶跃式的发展阶段。从国际市场来看,全球机器人领先企业更加关注产品的高附加值,搭建云平台,着眼数字化工厂的发展。中国制造模式的变革将为机器人行业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劳动力供给与结构发生变化,制造业转型升级面临迫切需求。国内机器人行业在此经历洗牌和再生,将由过去追求数量到强调发展质量,进入理性发展阶段。

      2020年疫情过后将加速激发机器人与智能制造的需求。疫情发生以来让下游行业意识到机器人与智能制造不仅能够提高企业生产效率和市场竞争力,同时可以大幅降低用工风险,推动自动化、智能化生产与管理模式是企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三)从消费端来看,智能制造是否在发展中仍存在一些阻碍性因素?

赵晨:中国已经连续多年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消费市场,但是也应该看到,受宏观经济影响,下游行业投资出现放缓,对机器人行业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汽车行业增速放缓是导致中国机器人行业增速同步放缓的主要原因。在国内工业机器人总需求中,中国汽车行业的需求占比超过四成。汽车市场增速放缓,新兴市场却未完全成长起来,中国机器人行业的增速因此下降。而机器人技术在国防安全、航空航天、医疗、服务和教育等方面,都有非常巨大的发展空间。目前中国制造模式的变革为机器人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机遇,在劳动力缺乏、人工成本走高及部分行业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下,机器人的迭代更新越来越快,且机器人成本在缓慢下降,因此长期来看机器人产业仍会保持持续向好的趋势。

      虽然机器人行业的中长期发展前景看好,但是短期内受到宏观经济等因素影响,机器人行业面临相对严峻的挑战。但是,机遇往往是与挑战并存的,技术突破和技术融合是把握机遇的关键,现代机器人不再是传统机械电子设备的概念,而是一个集人工智能、信息电子、大数据网络、感知系统为一体的高技术产品。新松顺应科技时代的发展,加大研发投入,强化机器人与新科技的融合发展,提高机器人给用户带来的附加值,抓住新兴市场发展的先机,加强资源整合的能力,搭建融合发展的平台实现质的跨越。

3d5aa34198e5a79a99a8102597e80f1

新松为新加坡BD提供的机器人码垛系统

(四)作为一家新兴的智能制造企业,新松在新加坡的发展也为其他科技、科研企业带来启迪。您认为智能制造领域将遵循什么样的轨迹,最为有利于行业内企业的发展?

赵晨:新加坡新松于2017年7月份成立,迄今已经将近3年了,这几年里我们发展的很快,也取得了一些成就,我们认为主要得益于以下三个方面。第一,企业的主营业务和发展方向要与本地社会的需求紧密契合。东盟十国如果按照工业化发展程度划分,可以划分为三个梯队,第一梯队是新加坡,工业化和自动化程度非常高,对以机器人为代表的新技术、新产品需求非常迫切,在工业上主要需求是柔性生产、减少人工;第二梯队是马来西亚、越南、泰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工业化、自动化程度较高,在工业上主要需求是大规模、批量化生产,适当辅以人工;第三梯队是东盟其他国家,工业化、自动化程度较低,在工业上主要需求是单机自动化生产,人工必不可少。

      新松公司针对这三种需求都有合适的解决方案,比如为新加坡PSA提供集装箱搬运机器人,这是机器人在柔性生产过程中的典型应用;为菲律宾提供首套高速交叉带自动分拣系统,提高了分拣效率,减少了人员使用;为泰国提供了机器人打磨工作站,提高了产品合格率,降低了人员劳动强度。只有市场需求旺盛,才能保证企业有发展空间。

      第二,要与政府部门和行业协会有良好的互动。新松公司落地新加坡实际上是因应了新加坡贸工部的要求,而在新加坡新松成立之后,我们与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DB)、新加坡商业联合会(SBF)等政府部门和行业协会也保持了密切的联系。一方面,这些政府部门和行业协会深入了解新松公司的技术能力和发展方向,可以向各个行业的客户介绍新松公司;另一方面,新加坡新松也积极参与和支持政府部门和行业协会举办的活动,比如,新加坡新松已经于2018年和2019年连续两届赞助在新加坡和泰国举办的东盟投资峰会,并有意继续赞助今年在越南举办的东盟投资峰会。通过参加类似的活动,一方面扩大了新加坡新松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另一方面也能近距离地了解东盟各个国家的政策,有助于新松集团在整个东盟地区的业务扩展。

      第三,要积极、主动地实行本地化。新加坡新松目前有正式员工10人和实习生1人,其中来自中国的员工只有3人,剩下8个人全是本地人,这种人员构成可以保证在中国总部的方针、政策的指引下,迅速融入新加坡社会,以新加坡人的思维模式和工作方式来和各国企业打交道,可以说效果非常显著。

(五)在您眼中,复工复产过程中企业有哪些迫切需要解决的市场问题?

赵晨:新加坡新松成立以来,发展态势一直非常好,在为新加坡创造一些就业机会的同时,也为一些企业提供了新松的产品,目前来看反响不错。2020年是新加坡新松夯实基础、有序扩张的关键一年,我们原本计划今年在新加坡设立研发中心和售后服务中心,用以研发新技术、新产品,并服务于整个东盟地区,但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这个计划肯定要推迟,不过不会取消,要看疫情发展的态势再调整。

      新加坡新松现在面临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因为受疫情影响,新加坡新松在新加坡的一些正在实施项目面临着中国的技术人员无法来新加坡这个严峻现实,相信这也是不少企业面临的问题。一方面使得现场进度严重拖后,客户不得不多次调整生产计划,影响了新松公司的声誉,另一方面造成调试成本急剧增加,项目面临巨额亏损。这个问题不只是新松独有的,很多中资企业都在面临这个问题,目前中国的疫情控制非常好,新加坡政府如果能够调整对中国人员进入新加坡的限制,将会帮助到很多中资企业。

      从长期来看,新加坡作为整个东盟地区的最重要国家,很多国际大企业都将新加坡视为进入东盟的起点,新松公司也不例外,新松公司有意向在新加坡成立地区总部,用以管理在亚太地区(除中国以外)的分公司的投资和运营,希望新加坡政府在税收和人员方面给予充分的支持。

      新加坡政府本就有意将制造业占GDP的比重提高,通过这次疫情大家发现制造业——尤其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制造业——对一个国家的重要程度,新加坡政府是否愿意让中国企业涉足这些核心的或是高端的制造业,并且给这些企业哪些支持,这是新加坡政府需要考虑的。

(六)新松在阻断措施结束后,恢复经常生产上有哪些规划和安排?

赵晨:从发展战略上来讲,一直以来,新松致力于成为国际一流的高技术企业集团,重点布局智能制造、医疗服务、半导体等业务板块,运用金融平台、创新平台及工业软件&控制平台整合资源助力产业协作发展,实现效益最大化。公司将向着全球化的方向发展,坚实稳健的实施“走出去”战略。通过实施数字化管理平台,留住并吸引高端技术与管理人才,注重领导梯队建设,优化调整组织架构来加强集团化管理能力,持续完善公司治理,进而提升公司整体的质量水平。

      新松紧抓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契机,发挥人工智能技术的赋能效应,以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5G网络等新一代尖端科技推动机器人产业平台化发展,打造集创新链、产业链、金融链、人才链于一体的生态体系。聚焦核心技术,共享智能时代。

      当然,对于2020 年经营计划我们也是有着新的想法的。一是坚持技术创新提升核心竞争力,扩大半导体、医疗服务等领域的技术与产品储备,加速人工智能技术在机器人产品的落地应用,强化机器人、智能装备技术与工业互联网的融合;二是激发新兴市场的发展活力,密切关注机器人与智能制造在国防安全、航空航天、新能源、医疗、服务等方面的发展空间,开拓潜在客户群体。三是扎实推进全球化的发展战略,一方面在国内建立网状化营销架构,另一方面围绕“一带一路”着力布局东南亚、欧洲等海外市场,针对不同海外市场的特征采取相应的拓展策略;四是实施数字化管理平台,提供实时生产与运营数据,推动内部数字化转型升级,为公司后续发展提供保障。

(七)关于中资高新企业与新加坡在智能制造领域上的合作,您有什么好的想法和建议?

赵晨:这次新冠疫情对所有的国家和企业来说都是一场危机,但是我们经常说危机就是在危险中孕育出机会,对我们新松来说也是一样。这次疫情让大家都认识到非接触式工作和服务的重要性,新松公司在这方面有着非常充足的经验,比如说我们在很早以前就研制并实际应用的服务机器人、清洁机器人、巡逻机器人,在医院使用的物品运送机器人、高速轨道小车等,还有针对这次疫情而专门研发的消毒机器人等,这些机器人和设备将面临井喷式的需求。随着5G时代的来临,机器人与5G相结合所带来的技术爆发,必然会改变整个社会的运作模式,从而深刻地影响每一个人。

      新加坡对高新技术的研发和应用本来就走在世界的前列,新松公司愿意与新加坡企业和大学密切合作,共同研发全新一代的机器人技术和产品,以改变企业的运作模式、提升人民的生活品质。

97c0b94b515535ad1e4a3e01a93008b

新松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为防疫抗疫进行捐助。

(八)扎根新加坡,我们了解到新松在履行社会责任方面也做出了非常大的努力,请你介绍一下该方面情况。

赵晨:作为以国家重大需求和百姓生活福祉为主要创新方向的民族高科技企业,新松高度关注并积极投入到疫情防控工作中,以充沛顽强的斗争精神,以“战时状态”全力以赴抗击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新冠疫情爆发后,新松就投身于抗击疫情的全民行动之中,在保障全公司员工安全的前提下勇于承担社会责任。新松总部在捐赠机器人和生产口罩生产线之外,还利用自有的洁净车间生产医用手术口罩,保障学生复学,企业复工。新加坡新松也向新加坡红十字会捐助8万新币用于抗击疫情,新加坡红十字会对于新松的捐赠表示感谢,并称赞说“在新加坡及全球防疫的关键时刻,新加坡新松公司的捐赠正当其时。”

链接: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

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松”)成立于2000年,隶属中国科学院,是一家以机器人技术为核心的高科技上市公司。作为中国机器人领军企业及国家机器人产业化基地,新松拥有完整的机器人产品线及工业4.0整体解决方案。新松本部位于沈阳,在沈阳、上海、杭州、青岛、天津、无锡建有产业园区。同时布局国际市场,在韩国、新加坡、泰国、香港等地设立多家控股子公司,现拥有4000余人的研发创新团队,形成以自主核心技术、核心零部件、核心产品及行业系统解决方案为一体的全产业价值链,目前产品累计出口30多个国家和地区。

Comments are closed.